从城市到乡村:两个年轻兄弟继承家族传统经营酒庄Château des Plassons


Château des Plassons酒庄位于法国Bons Bois地区南部

 


2010 年3月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驾车去Château des Plassons酒庄,我听说有一对年轻的兄弟接管了附近的一个干邑酒厂,我觉得非常有趣。酒庄离我家只有15公里,所以去那里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困难的 事。听着歌曲我一路开车一边观赏Bons Bois地区的景观,那里真的非常美丽。

到达Bors-de-Montmoreau后,我顺着指示顺利到达目的地。Château酒庄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两旁绿树成荫,长长的道路指引着我们通向花园入口,眼前还有雄伟壮观的庄园;于左右手两旁你会发现葡萄园,我想它们肯定是属于庄园的。

关于这个庄园,我所知道的是由一个叫Aubeterre 的传教士在16世纪建造的(我由父亲家壁炉上的书中了解到这个信息)

之后这个庄园就交给了Nicolas Raymond,再之后就由Montmoreau 地区一个属资产阶级的人Antoine Brides接管,跟着是她的侄女Marguerite Gandillaud接管,由此一代代传承下去。期间庄园经过了很多手的转换,有段时间甚至已经分不清谁才是此地的真正主人,直至最后它落入了轩尼诗家族 的手中,他们再次把它卖给别人,在2008年有1对年轻的兄弟收购了30公顷的干邑财产。到底整个完整的故事到底是怎样的呢?

现在,我进入院子,房子看起来很有趣 - 建于15世纪,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。这里的几个塔突出了建筑群的风格,我把我的车停放在院子里。

那一刻Julien Pannaud走出门来欢迎我。

他们即将被兴建D' acceuil房间(品酒房间),与店铺同样地,将在今年年底开放。之后,我们经过厨房,我结识到Julien可爱的妻子和女儿,我们坐在客厅。这是一个非常私人的空间,我感到很荣幸被邀请,而David刚巧不在,我并没有问为什么 ,毕竟决定要来这里探访他们这事也只是在24小时前才定下的。
David和Julien出生在干邑这个的地方,他们的父亲工作从事干邑这个行业。.David成了历史老师而Julien则研究业务,并在化工行业工作。

直到大约8年后的一天,他们两人均意识到他们做了一个严重错误的决定。他们究竟在那儿干什么?每天早上起床的需要做的事情并不是他们真正喜欢的?他们想靠自己能力闯一番,拥有属于自己的产品,对历史教学和医药产品销售的兴趣则突然似乎远低于此,他们的兴趣开始转向干邑酒,一个家族传统行业。

“从童年开始,我们就知道,我们是来自农村的。我们的父亲,我们的祖父 - 他们都是葡萄酒种植者和酒的生产者”。

“购买酒庄的谈判过程是非常艰难的,它花费了我们6个月的时间,但最后我们还是买到了它。我的兄弟David管理葡萄的生长,直到蒸馏出酒,所有的工作都是在葡萄园中。我负责的部分,大概就是销售和市场营运。但是,涉及蒸馏酒的部分我们会合力一起完成的。”

连同他们的父亲,Pannaud家族总共拥有约120公顷的葡萄园,家族中还有其馀两种酒。葡萄园坐落在Bons Bois的地区,虽然这不是最高品质等级(或类别)的葡萄生长土壤。然而,一位受人尊敬的Bordeaux葡萄种植者,把它称为“最连贯的葡萄酒酒庄”, 因为在Charente这里,通常土壤特性每隔几百米就会不同 -很少会有几公顷是同一种土壤的,这是非常罕见的,就例如 sayargilo calcaire这种土地。

eau- de-vie,是在Chateau des Plasson他们自家的品牌及名称,在其酒庄蒸馏生产。而且,这酒亦溷合了一种叫eaux-de-vie的酒成了一个叫Rastignac的品牌。就像其他很多的酒庄生产者,Pannaud兄弟把他们部份的烈酒卖给四大干邑家族一。

“当然我们人人都想独立,目标就是生产属于我们自己的品牌。这是真的,但较大一点的干邑庄园并不喜欢这种策略。现在我们出口我们自己酒庄的干邑到美国,加拿 大,比利时还有陆陆续续其他更多的地方。我认为集中注意力于中国是很重要的,因为中国是一个品牌大国,但是进入中国市场并不容易。打个比方:如想跟美国的 进口公司做生意你可能只需要见他们3次就可以成交;但如果想和中国公司做生意,你则必须见他们10次以上还不知道整件事情是否能够顺利进行。

不仅品牌和市场的营销计画正在发展中---还有很多酒庄的项目仍在同时进行中:它才刚被两兄弟接手几个月,蒸馏室屋顶需要翻新,某些机器必须要更换或修理, 他们将还要重整几样事情,但其中有一样是很重要的,就是一直保持由1922年已开始使用的蒸馏锅炉。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蒸馏器,酒庄有三个蒸馏锅炉:一 个新的能载25百升和两个旧的各自能载11.75百升的容量。

Julien告诉我这里只有4个人知道如何使用这些旧式蒸馏锅炉,而且他们工作全部都是手动的;而现在新的机器都是电子化的,会自动运作,那些旧的机器是很难操作的,那四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个原来就是他们的父亲。
Julien出来时指着一根蓝色的管子说:“从1月到现在,我们蒸馏了三个月了。新的蒸馏机很容易操作,你早上6点起来,启动它,晚上11点回来关掉它就 可以了;如果是旧的机器,你则需要早上5点起来启动,早上7点回来一次,然后九点半再回来一次,持续这样。我们很幸运因我们有家庭的支持----你必须学 会如何试用旧式蒸馏机器,你需要熟悉它们。

“我们不知道这个管子是做什么用的。为什么有一个水管通往火口?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,因为在那个时候,他们是用木材加热的,不像现在这样用煤气,所以我们要用冷水来把火弄熄,这是不是很聪明的做法?”


我们经过了新炉走到了酒窖的位置,这里是酒发酵及基本生产过程发生的地方。这里给人印象非常深刻,每一个酒窖都看似很巨大,我已经忘记了每一个酒窖有多大,之后Julien通过email提醒我容量是4000百升,而总共有25个酒窖。

最后我们进入另一个房间。一个巨型的银色酒窖呈现眼前,上面写着XO,我心想这一定是个好东西来的。事实上,这里还有很多标注着XO,VSOP和VS的酒 窖。在拐角处我发现一部冲压机,非常古老,相信这里的每一部复古电风扇都要靠一旁站。Julien指出从一个存货说着它就是1920年制的eau-de- vie。

在酒窖群中我发现了一些绝缘材料,Julien笑着解释道:“这是前手主人用来冷却酒用的,但是我们现在用其他方法代替。”

我们然后就回家,去了临时品酒室,拿起了酒杯,其实我并不介意,但Julien却建议要回客厅,他选了Pineau来品尝,我则收到一瓶极品XO干邑酒,更是他们兄弟两人的品牌Rastignac。

Julien的妻子告诉我,他们计画成立一个假日休闲度假村叫Gîte,这可能是个好主意。农业旅游和葡萄酒农场式渡假最近变得越来越受欢迎。他们还告诉我他们是怎样得益于一个叫Aubeterre的镇,它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世界遗产之一,也是法国最美丽的城镇之一。

我喜欢这些人,他们有大计画,舍弃自己不想要的而从新开始另一样大不同的事物。

“有时候这令人感觉很艰钜,之前我们住在巴黎,而现在我们住在乡村,这就是一些必须作出的牺牲,但这都是值得的。”

我问Julien他们父亲当知道他们兄弟会继承家族传统的时候是不是很开心,从他的反映就可以看出他们的父亲是多么自豪和快乐。

离开时酒庄依然是那么美丽,教堂宁静的伫立在山顶。

Château des Plassons 酒庄生产的酒都是很严格的从酒庄葡萄园酿造的,葡萄均种植于Château的山上,干邑酒也是在酒庄里装瓶及封存的。

法国威利来及酒庄

 

※ 酒庄及古堡全景图
※ 翠绿的葡萄树---用来酿制极品干邑
※ 酒庄—散发着传统欧式建筑风格
※ 酒庄夏天与蓝天

※ 保留最传统的酿制方法
※ 在橡木桶经历岁月熟成
※ 采用先进入樽方法
※ 酒庄里面的陈列室

先进的入樽方法

(C) 2011 Cognac Rastignac All rights reserved.Powered by amiam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