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城市到鄉村:兩個年輕兄弟繼承家族傳統經營酒莊Château des Plassons


Château des Plassons酒莊位於法國Bons Bois地區南部

2010年3月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駕車去Château des Plassons酒莊,我聽說有一對年輕的兄弟接管了附近的一個幹邑酒廠,我覺得非常有趣。酒莊離我家只有15公里,所以去那裡對我來說不是一件困難的事。聽著歌曲我一路開車一邊觀賞Bons Bois地區的景觀,那裡真的非常美麗。

到達Bors-de-Montmoreau後,我順著指示順利到達目的地。Château酒莊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兩旁綠樹成蔭,長長的道路指引著我們通向花園入口,眼前還有雄偉壯觀的莊園;於左右手兩旁你會發現葡萄園,我想它們肯定是屬於莊園的。

關於這個莊園,我所知道的是由一個叫Aubeterre 的傳教士在16世紀建造的(我由父親家壁爐上的書中瞭解到這個信息)。

之後這個莊園就交給了Nicolas Raymond,再之後就由Montmoreau 地區一個屬資產階級的人Antoine Brides接管,跟著是她的侄女Marguerite Gandillaud接管,由此一代代傳承下去。期間莊園經過了很多手的轉換,有段時間甚至已經分不清誰才是此地的真正主人,直至最後它落入了軒尼詩家族的手中,他們再次把它賣給別人,在2008年有1對年輕的兄弟收購了30公頃的幹邑財產。到底整個完整的故事到底是怎樣的呢?

現在,我進入院子,房子看起來很有趣 – 建於15世紀,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。這裡的幾個塔突出了建築群的風格,我把我的車停放在院子裡。

那一刻Julien Pannaud走出門來歡迎我。

他們即將被興建D' acceuil房間(品酒房間),與店鋪同樣地,將在今年年底開放。之後,我們經過廚房,我結識到Julien可愛的妻子和女兒,我們坐在客廳。這是一個非常私人的空間,我感到很榮幸被邀請,而David剛巧不在,我並沒有問為什麼 ,畢竟決定要來這裡探訪他們這事也只是在24小時前才定下的。
David和Julien出生在幹邑這個的地方,他們的父親工作從事幹邑這個行業。.David成了歷史老師而Julien則研究業務,並在化工行業工作。

直到大約8年後的一天,他們兩人均意識到他們做了一個嚴重錯誤的決定。他們究竟在那兒幹什麼?每天早上起床的需要做的事情並不是他們真正喜歡的?他們想靠自己能力闖一番,擁有屬於自己的產品,對歷史教學和醫藥產品銷售的興趣則突然似乎遠低於此,他們的興趣開始轉向幹邑酒,一個家族傳統行業。

“從童年開始,我們就知道,我們是來自農村的。我們的父親,我們的祖父 - 他們都是葡萄酒種植者和酒的生產者”。

“購買酒莊的談判過程是非常艱難的,它花費了我們6個月的時間,但最後我們還是買到了它。我的兄弟David管理葡萄的生長,直到蒸餾出酒,所有的工作都是在葡萄園中。我負責的部分,大概就是銷售和市場營運。但是,涉及蒸餾酒的部分我們會合力一起完成的。”

連同他們的父親,Pannaud家族總共擁有約120公頃的葡萄園,家族中還有其餘兩種酒。葡萄園坐落在Bons Bois的地區,雖然這不是最高品質等級(或類別)的葡萄生長土壤。然而,一位受人尊敬的Bordeaux葡萄種植者,把它稱為“最連貫的葡萄酒酒莊”,因為在Charente這裡,通常土壤特性每隔幾百米就會不同 –很少會有幾公頃是同一種土壤的,這是非常罕見的,就例如 sayargilo calcaire這種土地。

eau-de-vie,是在Chateau des Plasson他們自家的品牌及名稱,在其酒莊蒸餾生產。而且,這酒亦混合了一種叫eaux-de-vie的酒成了一個叫Rastignac的品牌。就像其他很多的酒莊生產者,Pannaud兄弟把他們部份的烈酒賣給四大干邑家族一。

“當然我們人人都想獨立,目標就是生產屬於我們自己的品牌。這是真的,但較大一點的幹邑莊園並不喜歡這種策略。現在我們出口我們自己酒莊的干邑到美國,加拿大,比利時還有陸陸續續其他更多的地方。我認為集中注意力於中國是很重要的,因為中國是一個品牌大國,但是進入中國市場並不容易。打個比方:如想跟美國的進口公司做生意你可能只需要見他們3次就可以成交;但如果想和中國公司做生意,你則必須見他們10次以上還不知道整件事情是否能夠順利進行。

不僅品牌和市場的營銷計畫正在發展中---還有很多酒莊的項目仍在同時進行中:它才剛被兩兄弟接手幾個月,蒸餾室屋頂需要翻新,某些機器必須要更換或修理,他們將還要重整幾樣事情,但其中有一樣是很重要的,就是一直保持由1922年已開始使用的蒸餾鍋爐。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蒸餾器,酒莊有三個蒸餾鍋爐:一個新的能載25百升和兩個舊的各自能載11.75百升的容量。

Julien告訴我這裡只有4個人知道如何使用這些舊式蒸餾鍋爐,而且他們工作全部都是手動的;而現在新的機器都是電子化的,會自動運作,那些舊的機器是很難操作的,那四個人當中的其中一個原來就是他們的父親。
Julien出來時指著一根藍色的管子說:“從1月到現在,我們蒸餾了三個月了。新的蒸餾機很容易操作,你早上6點起來,啟動它,晚上11點回來關掉它就可以了;如果是舊的機器,你則需要早上5點起來啟動,早上7點回來一次,然後九點半再回來一次,持續這樣。我們很幸運因我們有家庭的支持----你必須學會如何試用舊式蒸餾機器,你需要熟悉它們。

“我們不知道這個管子是做什麼用的。為什麼有一個水管通往火口?讓我來告訴你為什麼,因為在那個時候,他們是用木材加熱的,不像現在這樣用煤氣,所以我們要用冷水來把火弄熄,這是不是很聰明的做法?”


我們經過了新爐走到了酒窖的位置,這裡是酒發酵及基本生產過程發生的地方。這裡給人印象非常深刻,每一個酒窖都看似很巨大,我已經忘記了每一個酒窖有多大,之後Julien通過email提醒我容量是4000百升,而總共有25個酒窖。

最後我們進入另一個房間。一個巨型的銀色酒窖呈現眼前,上面寫著XO,我心想這一定是個好東西來的。事實上,這裡還有很多標註著XO,VSOP和VS的酒窖。在拐角處我發現一部衝壓機,非常古老,相信這裡的每一部復古電風扇都要靠一旁站。Julien指出從一個存貨說著它就是1920年製的eau-de-vie。

在酒窖群中我發現了一些絕緣材料,Julien笑著解釋道:“這是前手主人用來冷卻酒用的,但是我們現在用其他方法代替。”

我們然後就回家,去了臨時品酒室,拿起了酒杯,其實我並不介意,但Julien卻建議要回客廳,他選了Pineau來品嘗,我則收到一瓶極品XO干邑酒,更是他們兄弟兩人的品牌Rastignac。

Julien的妻子告訴我,他們計畫成立一個假日休閒度假村叫Gîte,這可能是個好主意。農業旅遊和葡萄酒農場式渡假最近變得越來越受歡迎。他們還告訴我他們是怎樣得益於一個叫Aubeterre的鎮,它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世界遺產之一,也是法國最美麗的城鎮之一。

我喜歡這些人,他們有大計畫,捨棄自己不想要的而從新開始另一樣大不同的事物。

“有時候這令人感覺很艱钜,之前我們住在巴黎,而現在我們住在鄉村,這就是一些必須作出的犧牲,但這都是值得的。”

我問Julien他們父親當知道他們兄弟會繼承家族傳統的時候是不是很開心,從他的反映就可以看出他們的父親是多麼自豪和快樂。

離開時酒莊依然是那麼美麗,教堂寧靜的佇立在山頂。

Château des Plassons 酒莊生產的酒都是很嚴格的從酒莊葡萄園釀造的,葡萄均種植於Château的山上,干邑酒也是在酒莊裡裝瓶及封存的。

法國威利來及酒莊

※ 酒莊及古堡全景圖
※ 翠綠的葡萄樹---用來釀製極品干邑
※ 酒莊—散發著傳統歐式建築風格
※ 酒莊夏天與藍天

※ 保留最傳統的釀製方法
※ 在橡木桶經歷歲月熟成
※ 採用先進入樽方法
※ 酒莊裡面的陳列室

先進的入樽方法

(C) 2011 Cognac Rastignac All rights reserved.Powered by amiam.com